聚灿光电业绩依赖非经常性损益 营收与毛利率有
发布日期: 2019-08-18

  【聚灿光电业绩依赖非经常性损益 营收与毛利率有“掺水”嫌疑】2019年中期,聚灿光电业绩实现大幅增长,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然而,其业绩增长的背后却是对非经常性损益的依赖;更为关键的是,其诸多财务数据疑窦丛生,真实性待考。(证券市场红周刊)

  2019年中期,聚灿光电业绩实现大幅增长,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然而,其业绩增长的背后却是对非经常性损益的依赖;更为关键的是,其诸多财务数据疑窦丛生,线年中报显示,聚灿光电

  营业收入净利润777.07万元,同比增幅更是高达162.63%,其交出了一份不俗的成绩单。然而,其大幅增长的业绩背后,却存在着对政府补助的依赖。数据显示,聚灿光电2019年1-6月的非经常性损益金额达1709.24万元,占同期净利润的219.96%,其中最主要的是政府补助,当期收到的政府补助金额高达2254.27万元,如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该公司实则处于亏损

  产业链的上游。纵观LED产业发展趋势,2015年,因国内LED外延芯片行业产能持续扩张,导致出现总体产能过剩的局面,同时LED下游需求端增速下降,LED行业也迎来一次深度调整,彼时,国内多数企业营收骤降,行业龙头三安光电营收增速由22.71%骤降至6.08%,而聚灿光电也未能幸免,营收增速由75.28%大幅下滑至18.81%。至2018年,由于聚灿光电上市后业绩骤然“变脸”,毛利率

  产品价格快速下行、行业产值规模增速放缓。”可见,2018年LED行业出现供需关系失衡情况。聚灿光电财报指出,其主要竞争对手为三安光电、华灿光电、乾照光电。2018年,其竞争对手的营收增速均转头向下,其中三安光电营收增速由上年度的33.82%下滑至-0.35%,华灿光电乾照光电供给

  中小企业。从体量上来看,2018年,三安光电、华灿光电、乾照光电的营收分别达83.64亿元、27.32亿元、10.30亿元,而聚灿光的电营收仅5.59亿元,企业规模相较前三家公司小得多。可就在行业巨头业绩都出现下滑时,聚灿光电的销售业绩却猛增,这就显得很奇怪了。对此,聚灿光电在财报中将增长原因归结于子公司聚灿宿迁拥有的宿迁厂房超预期建成,产能得到释放致营收剧增。令人生疑的是,其在回复深交所问询中称:“2018年,公司宿迁生产基地产能释放

  也存在不确定性,故公司大额在手订单较少。”这也就表明在2018年公司并没有太多的订单,但2019年一季度销量就出现大增,营收增长67.45%,到中报时,营收增速仍有66.92%,就显得有违常理了。暂且不论在行业产能过剩、供求关系不平衡下,其是如何做到销量大增的,按照常理,为了增加销售额,其销售费用应同时大幅增长才对,但2019年上半年其销售费用的增速仅37.11%,与营收66.92%的增速存在很大的差距。

  介于其营业收入异常的增长情况,《红周刊》记者又分析了其营业收入与相关财务数据之间的勾稽关系,发现其中也存在异常,不排除其营收数据有虚增嫌疑。

  财报显示,2019年1-6月聚灿光电实现营业收入4.51亿元(如表1),其中收入来源于中国大陆的金额为4.30亿元,考虑到境内收入在2019年4月1日,增值税税率由16%下调至13%,按月平均计算,其含税营收总额约为5.13亿元。理论上,其含税总额将会形成同等规模的现金流入以及经营性债权。

  在合并现金流量表,2019年1-6月其“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4.16亿元,考虑到同期预收款项有111.51万元的减少,因此,同期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达4.17亿元,将该金额与含税营收相勾稽后,差额为9584.84万元,理论上,该差额因未收到现金需要体现为新增债权,反映在资产负债表中。

  翻看资产负债表,其2019年6月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金额达4.92亿元,在扣除坏账准备影响后,较上期仅增加1.37亿元,而这一结果比理论金额多出了4096.41万元,这就意味着该公司当期有4096.41万元的营业收入,即没有收到现金,也没有形成经营性债权,因此这部分收入就存在虚增嫌疑了。

  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其“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金额为6.98亿元,扣除预付账款增加额984.61万元的影响,当期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金额为6.88亿元,将其与采购总额相较,差值为9743.12万元,理论上该部分将体现为经营性债务的减少。

  翻看合并资产负债表,2018年其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合计达10.67亿元。其中,应付票据为5.45亿元,应付账款按款项性质分类包含材料款、设备、工程款及其他,其中仅材料款与上述核算相关,应付材料款金额为2.31亿元,则与采购相关的经营性负债为7.76亿元,较2017同期相同项目增加了3.70亿元。而这一结果与理论应减少额9743.12万元相较,多出了4.67亿元,这也就意味着该公司披露的采购数据或许存在异常。

  聚灿光电于2017年上市,招股书披露其2014年至2017年1-6月,毛利率分别为35.34%、28.02%、22.49%、33.14%,然而上市第二年,其毛利率就遭遇断崖式下滑,由2017年的28.97%下滑至7.43%。此事很快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对其下发了问询函,而其在回复中称,主要是由于销售价格

  然而《红周刊》记者在核算其营业成本与采购数据、存货间的勾稽关系后发现,其中存巨额差异。

  聚灿光电主要耗材产品为外延片及芯片,主要加工模式为自产及代加工,其中2017年1-6月,外延片自产部分耗用直接材料7703.98万元,外延片代加工部分耗材仅178.57万元,合计7882.55万元。芯片自产部分耗材8922.19万元,芯片代加工部分耗材224.02万元,合计9146.21万元。外延片及芯片合计耗用直接材料金额达1.70亿元,占当期营业成本的比重为77.31%。

  将营业成本中的直接材料金额与当期材料采购总额相较,多出2517.46万元,这也就意味着不仅本期采购的材料全部结转至成本中,并且还消耗了部分存货中的材料,进而将使得存货项目有所减少。

  中材料的含量,但根据营业成本中直接材料的占比,则大致能推算出其中原材料的含量。2017年6月末,直接材料占营业成本的比例为77.31%,而存货中在产品、库存商品合计较上年减少额为841.26万元,按比例推算出其中材料的减少额约为650.38万元。最终,将该部分考虑进去后,存货中材料的减少额较理论减少额少了1553.61万元,这也就意味着其采购数据或存在少计的情况。

  以同样的方式核算其2016年的数据,我们发现其材料采购与营业成本及存货间也存1587.67万元的勾稽差额。

  需要注意的是,上文在核算聚灿光电采购数据与现金流及相关债务勾稽关系时,2016年采购存在虚减嫌疑的金额达6667.65万元,而以营业成本及存货核算出的差异金额却减少至1587.67万元,两种方式核算出的金额相差5079.98万元。而出现此类情况,不排除该公司营业成本也存在虚减的可能,成本的虚减会导致毛利率的高估,因此,聚灿光电以往的高毛利率很可能掺有“水分”。

  周末重磅!央行“降息”了!改革完善LPR形成机制 对银行、地产、股市有何影响?

  “鸡”动了!最强净利暴增50倍 4家A股公司上半年赚翻!白羽鸡最牛周期杀到?

  格力电器2019年中报披露时间8月31日。上周50.52支撑有效。下周52.04

  现实这个月要涨需要什么条件?本星期要涨需要什么条件?今天当日要涨而且要领涨或者涨

  港股综评(08.15)低开高走无惧外围扰动,恒生指数上演近600点惊天逆转!

  华为5G手机早上10点正式开售!预约量破百万,未来2—3年预期增长强劲,这两家公司已经成为了资金的“香饽饽”十二生肖买马开奖结果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